天狗面具是土屋隆夫1958年的第一部長篇推理小說
著魔是則是大師2004年推出的最新作品
父子辦案重回原點,
五十年的距離,半世紀的結晶

我是先看著魔後看天狗面具
其實並不會影響閱讀的樂趣
這兩部作品的關聯有三
一是偵辦天狗面具的土田巡查
就是堪破著魔奇案的土田警部之父
其二就是這兩部都跟面具有關係
一個是利用信仰蠱惑人心的天狗之面
另一個則是依賴媒體炒作混淆真相的鬼臉
其三就是兩個事件的發生地點都在作者的故鄉-長野
由此可見土屋大師寫這部作品的心境還有用心


這部小說的背景是在二次大戰後的伏牛村落
遙遠的時空距離略為減少了對他的共鳴
而結局是以傳統的偵探破解模式
於事後講述所有的犯案動機和手法
畢竟這是五十年前的作品
而且隨著劇情的進展
讀者不難猜到真正的兇手是誰
由於作者精心營造天狗蠱惑人心的威力
這只能說是必然的結果
餘數則在動機和手法
矢太郎(土田巡查的昔日同僚,也是這部作品的真正破案者)
在書中引江戶川亂步的分類詭計集成
分析幾種推理小說中常用的詭計模式
就像是矢太郎為自己準備的破案工具
茶會毒殺的謎團就是機械詭計和心理詭計的總和
用書中的理論破解書中的謎團
前後呼應氣勢十足
而最叫我激賞的
則是土屋另一個質樸的巧思-風
一個如此簡單的常識判斷
而且在書中的暗示還很多
但在作者點破之前卻怎麼想也想不到
其實這才是破案的最大關鍵
故事中的兇手是可憐的人兒
亦是我看過的推理小說中
兇手的話講得最少的
就連落幕之前
他也沒有為自己的罪行多說什麼
悲慘的命運難道只有悲慘的一生


著魔這篇故事裡的兇手
就是利用媒體炒作和故佈疑陣
來混淆他真正的動機
可能由於作者描述事情的觀點前後不同
讀完會有前後矛盾的感覺
而兇手在裡面使用到不可思議的交通時間差的手法
這種方式我個人是不太喜歡
松本清張的【點與線】就是這種方法的代表
我們畢竟是外國人
對於日本交通的時間觀和地域概念皆無法感知
而且這種時間差經常都非常複雜
搞得昏頭轉向的
最後也只能接受作者所說的劇本
這部小說讓我心有所感的是動機
那種可比危險的童話中的悽楚心情
當你發現殺死愛妻的人其實是自己
那是怎麼樣的遺憾
而如果這原是一場無心的玩笑
忿怒可有發洩的出口
當遺憾被忿怒點燃
就是一場著魔的復仇之旅
創作者介紹

木笛雅設

fennse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胡真
  • 天狗面具裡面我也看半天,一直沒想到風這個線索究竟是什麼用處?!

    但是後來阿玲跳河自殺,卻讓偵探自己解答也太「潤飾」了!!不過真的是一部很棒的推理小說!!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